崔淑芳保险网

富德生命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达信报告:2014年亚洲仍属保险买方市场

达信报告:2014年亚洲仍属保险买方市场

2020-03-04 08:39:17 分类:保险知识    

  日前,达信发布了《2015年度亚洲保险市场报告》。报告认为,2014年亚洲依然属于保险买方市场。不过,由于市场承保能力充裕,被保险人的良好损失记录和健全风险管理以及保险人之间的激烈竞争,大部分险种的费率保持稳定或稍有下降。另外,报告指出,2014年中国大陆一些国有企业开始成立自保公司。

  航空保险市场有待复苏

  报告认为,对于航空公司保险市场而言,2014年是极为艰难的一年。在机身责任险和机身战争险行业遭受重大损失后,市场普遍预期费率和保费将呈现明显上升的态势,特别是非常活跃的第四季度,从而使市场达到平衡并恢复至盈利状态。然而,过剩的承保能力限制了市场复苏。平均来看,首席市场尚能够维持满期费率,而跟随市场为保持市场份额而不得不展开激烈的价格竞争,导致保费总体涨幅很小,可观增长(是指平均机队价值和乘客方面)却被吸收殆尽。

  在航天保险方面,市场继续保持盈利状态。然而,过去几年整体市场的下滑消耗了部分盈利。2014年,大部分续保获得保费削减优惠,但是,那些遭受损失或风险大幅增加的被保险人,则面临保费上涨的局面。

  报告指出,航空保险市场正经历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价格竞争。由于承保能力以及对旋翼飞机业务特别是海上业务的承保偏好增加,拥有良好损失记录和机队增长的客户,可以获得费率和保费削减优惠。

  该险种的风险趋势主要表现为:首先,2014年马航MH370航班失踪,马航在搜寻飞机残骸过程中花费了巨额费用。鉴于此,首席承保市场为限制其面临的潜在风险,对机身责任险项下的搜救成本扩展保险,将实施更加严格的审查。其次,许多航空公司都在利用机身责任险承保人在机身责任险项下提供的奖励基金。该奖励基金有助于保险公司为航空公司的各类风险管理/风险审查项目提供配合,包括应急响应计划、风险地图绘制以及行为风险成本控制。再次是不可取消机身战争险。一些大型航空公司准备支付更多保费,以取消目前标准机身战争险保单依据航空机身战争及相关风险保障条款所设立的7天取消规定。尽管如此,与装置的敌对性爆炸(包括使用原子能或核裂变的战争武器)有关的“自动条款审查或取消”规定仍将存在。

  国内自保市场酝酿扩容

  报告指出,对自保而言,2014年是有趣的一年。主要是中国大陆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从之前对自保单纯感兴趣转变为实际行动,一些国有企业开始成立自保公司。可以看出,中国市场对自保依然保持浓厚兴趣。然而,在亚洲其他地区,自保公司更加广泛发展的步伐并未像之前预期的那样快,许多潜在的自保公司所有人的费率大幅削减,是导致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所在。

  报告指出,自保公司已被视为风险管理的重点以及协调当前各类保险项目/保单的工具。鉴于此,任何进一步的费率优惠都不会影响自保公司的成立,因此预计2015年将会新增5至10家自保公司。

  据介绍,目前投保人的关注重点从财产和责任险等传统保险领域,转移至一些不太常见的险种(概括地说是由亚洲出资方已建立的自保公司提供承保),如贸易信用险,一种被视为实现销售增长同时保持销售流程集中自律的潜在工具,以及网络责任、政治风险和项目成本超支等其他领域。目前,亚洲约27%的自保公司提供某种形式的非传统保险承保服务。

  与上一年类似,围绕员工福利等热点领域的讨论仍在继续,但是亚洲地区的增长幅度仍然不及其他更为成熟的市场,例如美国和欧洲。这不足为奇,因为这确实反映了亚洲地区自保公司发展的总体速度。尽管香港多年前已出台了有关自保法规,但随着中国大陆对自保公司充满兴趣和相关活动的增加,将有更多自保公司涌现出来。

  报告指出,虽然新加坡的自保公司数量不多,但其总数有所增加(新增2家,目前达到64家),其他地区如马来西亚则差距较大。然而,根据过去百慕大(美国)和根西(英国)等地积累的经验,鉴于其对应的潜在市场规模,香港地区在未来可能成为有力的竞争者。

  报告认为,在当前的商业定价环境中,许多拥有良好损失记录且规模较大的公司,一般会考虑通过自保公司获得传统保险保障,因此要确保承担额外风险并能够换来丰厚回报也并不容易。当然,通过利用大数据和分析工具,将重点放在公司的资金成本上,为有关自保公司角色和非传统保险兴起的讨论带来了不同的视角。

  2014年,亚洲自保公司已开始承保贸易信用保险,报告预计将有更多的自保公司成立,以满足这一市场需求。然而由于承保范围问题,某些自保公司不会将亚洲作为设立地点(包括联合机构和非控股实体),而是选择那些允许此类风险被承保的地点。尽管通过自保公司获得目前无法从商业市场上买到的非传统保险不会将风险转移到集团外部,但是它可以与结构性再保险结合起来,这样就可以从专业再保公司获得现金流保险保障,而且这种做法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从而满足集团和自保公司的风险偏好和承保能力的要求。报告认为,这一趋势仍将持续下去,从而推动自保市场不断发展壮大。

  员工健康与福利保险需求上升

  报告指出,由于许多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东南亚国家,正在经历重大的政治和社会变革以及员工福利成本设施变革,亚洲的员工健康与福利风险市场仍然处于不稳定的状态。目前较大且较为成熟的经济体,从医疗及通胀的角度看还比较稳定,但由于持续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其政府开始关注提供退休医疗保险,以适应人口老龄化需求。

  另外,随着年轻人患糖尿病、抗药性结核病、整形/肌肉骨骼病症以及高血压等慢性病发病率的上升,新兴经济体的医疗成本不断攀升,因而对员工福利保险的使用率显著提高。

  鉴于此类成本压力,各国政府寻求通过调整医疗费用、治疗方法和药品,将补贴成本转嫁给终端消费者和保险公司,这将推高医疗保险费。从各区域来看,东盟市场面临15%或更高的医疗险保费调整,其他市场则相对平稳。目前,亚洲地区的寿险和伤残保险费率仍保持稳定,其涨幅为2%至5%。

  报告指出,2014年年初,相关政府开始研究将大量通胀费用转嫁给私营部门的可行性。与此类似,成本转嫁将于2015年正式实施,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正在进行成本和基础设施方面的重大变革。

  在印度尼西亚,由政府和私营部门推行的全民医疗法案将于2019年全面实施。其主要框架是:对医疗服务进行初、高级划分,目前并未采取这种做法;采取按人收费制度,将改变多年来按服务收费的做法。印度尼西亚的医院和保险公司已出台一系列举措,旨在满足该国众多人口对诊所、医院和合格医生不断增长的需求,同时竭力维持与私立机构同等的医疗服务水平。

  不过,印度尼西亚中等收入群体的涌现,也导致上述情况进一步加剧,因为该群体正寻求前往国外获取医疗服务,避免使用他们看来较差的健康体系。因此,该群体前往东南亚邻国的“医疗观光”活动出现了增长。

  而在马来西亚,2013年现任执政党赢得大选。在后续预算审查中,重点被放在马来西亚政府提供的两项主要补贴上,即石油和医疗的补贴。在2013年和2014年底,马来西亚宣布取消石油补贴。接着在2014年4月初,马来西亚医学协会宣布修订《马来西亚医疗法案》,将医生的专业服务费提高20%至300%,具体视治疗方法而定。

  随着保险公司寻求抵消2015的上涨成本,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马来西亚的保险费率明显上涨,平均涨幅为18%。2015年,马来西亚还将开征6%的政府服务税,但是医疗服务和治疗费用无需缴纳此税。尽管如此,由于某些医疗服务供应商需要承担6%的政府服务税,大家普遍认为这将对2015年和未来的医疗成本构成影响。

  报告表示,亚洲大型雇主企业对审查其保险项目资金以及实施部分保险项目自保的可行性拥有越来越浓厚的兴趣,甚至更大的企业也在考虑成立自保公司。鉴于亚洲地区医疗成本持续攀升以及对控制员工福利成本的关注度不断增强,这种做法是可以理解的。

  另外,亚洲地区还出现了新的趋势,为利用并获得规模经济带来的好处,该地区的跨国公司(总部位于亚洲的公司)希望整合其员工福利项目,这在以前通常是由多家保险公司来承保的。

  基础设施保险不容乐观

  报告认为,亚洲是全球主要经济增长地区之一,在由2008年金融市场动荡引发的全球衰退中,亚洲地区受到的打击比西方经济体和其他新兴市场要轻一些。随着经济的持续扩张和人口的快速增长,预计该地区的基础设施需求以及新建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将会快速增加。

  不过,近期亚洲地区经济增速有所放缓,经济增长率从2011年的5.9%降到2012年的5.3%再降到2013年的5.2%,为20年来首次出现经济增长率连续3年低于6%的局面,但是前景依然乐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4年4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显示,2014年亚洲地区经济增长率将达到5.4%,而2015年继续增至5.6%。

  报告指出,对于不断前进中的亚洲经济体而言,预计其经济增长速度将放缓,日本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1.4%,2015年预计为1.0%;韩国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为3.7%,2015年预计将达到3.8%;中国和印度有望保持强劲增长,2014年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分别为7.5%和5.4%,预计2015年将分别为7.3%和6.4%。然而,仍有一些风险给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长带来了威胁。发达经济体财政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包括美国退出量化宽松和其他经济体提高利率,可能抑制亚洲经济发展速度。此外,发达经济体加大保护力度也可能对亚洲的发展中经济体造成一定的影响。

  亚洲地区的公立和私营部门一致认为,推进地区完全一体化的重中之重,就是进行基础设施投资。报告指出,私营公司和各成员国政府都会在地区发展中大展宏图。据推测,目前亚洲地区的GDP总额为2.4万亿美元,未来几年将增至3.5万亿至4万亿美元。

  报告认为,对于建工/基础设施领域而言,2014年是艰难的一年。尽管很多项目处于规划阶段并有望开工,但由于资金匮乏及其他原因,项目的开工速度仍然比以往要迟缓。某些东盟国家的公私合营(PPP)投资有望催生大量项目,但由于融资、政治和土地收购等多种问题,许多项目尚未确定开工日期。

  另外,保险市场主体的增多以及保险业务的减少,导致其承保能力过剩,因此费率将受到进一步挤压,以满足目标和预算要求。雪上加霜的是,亚洲许多客户(经验丰富的买方或者需要满足贷方要求的买方除外)完全受到保费和经纪费开支的驱动,致使经纪人和保险公司很难展现自己的竞争优势。

相关资讯